• 热血传奇私服文章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新开传奇私服 > 热血传奇私服 > 热血传奇私服文章 > 传奇之杀手传奇

    传奇之杀手传奇

    时间:2010年01月02日来源:不详 作者:未知 点击:

    今天,我接了宗大生意,为我赚得了一大笔钱。   我是一个职业杀手。自从出生我便被父母遗弃,是一位相貌奇丑但武功很高强的老人收养了我。在他的心里只有黑暗和仇恨,我从小便被他灌输了很多阴暗的思想。从很小的时

    今天,我接了宗大生意,为我赚得了一大笔钱。   我是一个职业杀手。自从出生我便被父母遗弃,是一位相貌奇丑但武功很高强的老人收养了我。在他的心里只有黑暗和仇恨,我从小便被他灌输了很多阴暗的思想。从很小的时候他便传授给我武功,让我长大后做一个职业杀手,他教会了我冷酷和无情。从哪以后,做一个顶极杀手便是他对我的要求,做一个杀手武士便是我的理想。   我两岁时便开始杀鸡后来再大一点就杀鹿、稻草人、半兽人、半兽战士、半兽勇士……直到后来的进僵尸洞、上蜈蚣洞、杀沃玛、下猎洞、杀祖玛、砍蜘蛛从比奇到盟重再到白日门,在这当中吃尽了苦头流尽了鲜血,终于练就了一身超凡的武功,我的装备也从布衣到了战神;黑铁替换了轻铜;从木剑到了井中月……虽然我现在才十八岁可我已经是一个35级的武士了。   今天,一个位大富豪出600W让我杀了三个人,为什么要杀他们我也不知道,我是杀手只管收钱杀人,其它的――不关我的事。以我现在的武功对付这些只有20多级的武士、道士、法师简直是小菜一碟,手起刀落一刀解决一个,在杀人中我体会到了一个强者的伟大。钱现在对于我并不重要,我的财富足可与国王媲美。我现在除了杀人和想要练更高级别以外什么都不重要。   在我冷酷的心中没什么能打动我为之多关注一秒,今天若不是遇见了她,我也许一辈子都会过这自认为很惬意的生活――练级、杀人。   杀人犯都会受到他应有的惩罚,我又被发配到了盟重,全身除了足够多的钱之外什么都丢失了。可我不怕,除了第一次杀人之外,我现在已有足够的经验在红名村立足并成功的返回比奇(从内心深处讲我讨厌盟重的沙漠和荒凉)。可今天像撞见鬼似的,红名村的高手比平时多了几倍,一个带狗的道士映出我的血见只有1/3便拼命的追着打,这时我可不会硬接招的--好汉不吃眼前亏嘛,摆脱他一个是不成问题的。   “杀、杀、杀!”,不好,怎么一群人都追着我砍,并且都穿重铠,看来今天是死定了。正在这时一个穿幽灵战衣的女道士不停的为我加血30%、40%、60%、90%满了满了,我猛地一转身愤怒的挥舞着我的“井中月”,几秒过去便倒下了两个,怎奈人太多了他们又一起上眼看我又要倒下了,突然一缕缕幽灵的圣光不断渗入我的体内,从圣光的来源处我又看见了哪个女道士,这次我留意了她的名字,一个很美的名字――空谷幽兰。可能是她的行为引起了他们的愤怒,他们的目标又一齐盯上了她,从她口中传来柔弱的惨叫声,我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揪紧似的,在我冷酷的心中刹时热血翻涌。我奋不顾身的冲上去就是一阵乱砍,我的手臂上、身上到处都是刀口,血顺着刀口直往下流染红了我的战神。再看她雪白的道袍上也是梅花朵朵,就在这时她扔给我个随机,我明白她的意思,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使出野蛮,快速捡起随机双击。在我腾空而起时我想我和她也许永远都不会再见面了,不见也许更好,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两种不同道上的人。   我落在了一片树林里,这里好像世外桃园。在夕阳余辉中,看到鲜花开遍了山野,绿色的树木正葱郁的生长着。由于失血过多我只能躺在地上暂时不能动,就在这时一道红白相间的光从天边飞过来落在我在身旁,刹那间,四目相对我看到了一双黑潭般清澈的眸子,婉如深谷的幽兰,是她,一定是她。她顾不上为自己疗伤,从包袱里取出一粒绿色的药丸放入我的口中,顿时一股溥荷的清香沁入心脾,让人神清气爽。这时才见她微闭双目打坐为自己疗伤。   我仔细的端详着她的面容,小巧的鼻子嵌在清丽的脸庞中,黛眉轻锁,婉若樱桃的小嘴正在纳气,洁白的脸庞在落日的映照下发出圣洁的光辉。呵,她真美!美中带着幽静,让人只敢远观不会起任何一丝杂念,难怪她的名字叫――空谷幽兰。“她能做我的妻子就好了”这个念头在我心里一闪,我自己都惊了一跳,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一个杀手是不配有感情的”,这是师傅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我见她已经复原正打算离开,只听背后一声轻叱“怎么,被人救谢都不道”   我冷冷的反问,“为什么救我?”   “我只是看不惯以多欺少,以强凌弱”。   “我是一个杀手,在这之前我也是以强凌弱啊,你若知道了还会救我吗?”   “是吗?”她清澈的眸子闪过一丝疑虑,随即道:“不会吧,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你的眼睛没有一丝杀气啊?”。   “真的,我虽是杀手,但我不会说谎的,谢谢你救我,再见!”   “我能听见你心里的声音,你本善良。杀手是你不得已的选择,不要再杀人了……我愿陪你仗剑走天涯。”随着声音的变小,她的脸已红到脖子了。   我的心里为之一颤,是吗?我原本是这样的一个人吗?不,我从出生就注定要做一辈子的杀手。我压抑着心中的悲哀,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感情,转身狂奔起来。“再见了可爱的姑娘,我没有资格接受你的感情。”我心中默叨着。   进了我熟悉的蛇谷,潮湿的泥土夹杂着青草的气味让我有了回家的感觉。夜色越来越沉了,天空的星星都收起了它此时应有的光茫,白日里到处乱窜的红蛇、虎蛇也隐起了行踪。“嘀嘀、答答”这时竟然下起了小雨。漫步走在森林里,我回顾着今天发生的一切,真像是南柯一梦。十八年来我心中第一出现了“感情”,也许这就是人的本能吧。不管发生了什么一切都过去了,我还是我。我会继续我的杀手生涯。   远处出现了若隐若现的火光,杀手的职业让我提高了警惕,一定又是去盟重练武的江湖人士吧。我隐蔽在一处草丛中,近了,我看清楚了带头的竟然是半年前我杀死了他们老二的“黑风神教”的教主,他还曾扬言一定要将我碎尸万段为他二弟报仇。看来今天一定是有什么重大的事要发生了,他才会亲自出动。   果然不出所料,其中一个喽罗说道:“听说章胜那小子被一个叫空谷幽兰的女道士救走了,我们去可能会碰不到”。   “少罗嗦,听说他们都受伤了一定跑不了多远,今天一定要趁此机会为二弟报仇”。啊,竟然是为我而来,看来今天又少不了一场恶战。   “吼!”一只半兽人发现了我,这一声在寂静的夜晚不压于一声惊雷。   “哼,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们发现了我。   “人是我杀的,要报仇就过来”这就是杀手的命运,每天都在杀人,也随时都可能被杀。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没有多余的对白便开始激战起来。   只见,“黑风教主”手持炼狱,一刀刀银白色的半月刀光随着炼狱的上下挥武向我迎面扑来,寒森森的刀光逼着我连连后退,我的“井中月”也不甘势弱,一道道红红的烈焰如毒蛇吐芯般吞着“黑风教主”的半月刀光,我步步紧逼,“黑风教主”连连后退。   “兹”的一声“黑风教主”的手臂被我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他的手下见我占了上风他们都一起向我扑过来,渐渐的我有些寡不敌众了,血和着雨水流了一地都是,已分不出到底是水多还是血多。   突然,一道白光从我的前面直直的射向我,眼看就刺到我的胸口了,躲开已是来不及,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白影挡在我的胸前,“啊……”随着一声柔弱的惨叫白影倒在了的怀里,是她――空谷幽兰,我心里一陈颤抖。血顺着她的胸口直往下流,她苍白的脸上已布满了汉珠,樱唇也因失血过多而变得卡白。在场的人都愣住了,我抱着她冲出人群,把她放在了草地上。   心,越揪越紧,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痛揪扯着我。愤怒使我握刀的手关节已咯咯作响,我一定要为心爱的“兰”报仇。   我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擒贼先擒王,我直取“黑风教主”。只见我手中的“井中月”如一条火龙般上下翻腾,一条条长长的火舌“呼呼”的直窜向“黑风教主”,刹时火红的刀光映红了半边天,“嗷嗷”随着一声声嚎叫,“黑风教主”终于倒在了我在刀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挣扎了一下不动了。他的那些手下见他在倾刻间就毙命在我刀下,顿作鸟兽散一转眼全不见了人影。   我快步回到兰的身边,半跪着抱着她,她仍然紧闭着双目,脸和唇依然苍白,但苍白中显出一种安祥的神态。难道我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她为我死去吗?不,我疯狂了,我歇斯底里地吼叫:“兰,你为什么要救我,我不值得你这么做知道吗?我什么也不能给你,你为什么还这么傻?”男儿有泪不轻禅,可我的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十八年来我第次流泪了。一嘀、两嘀落在了兰苍白的脸上,这时兰的眼睑微微地动了一下,我心中一阵狂喜,难道是我们的真情感动了上苍?   终于,兰张开了她的双眸。“答应我,不要再做杀手了”抱着她,我郑重的点了一下头。是啊,她能不顾性命的为我以身挡剑,为她,我还有什么不能做呢?   2002年,9月5日,我们在比奇城的王宫里举行只有我们俩人的婚礼。我们的身世相似,虽然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牧师的祝福,但我们拥有彼此就够了。   “胜,送给你这个加了幸运的祈祷头盔,愿它能减轻你以前的罪孽,保佑你一生平安!”   “有了你我何尝不是拥有了幸运,我要送你一生的礼物。从今天开始,我要每天都伴着你看出日出日落,看潮落潮涨。远离以前的生活,和你相伴一生。”   从今以后,我相信在玛法大陆上你们都会看见一对形影不离的情侣携手共天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Tags:传奇 杀手  
    责任编辑:admin
  •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者资料
    游客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高级会员 注册时间:2008-01-02 08:32 最后登录:2009-11-30 11:11
    推荐内容
    • 一位红名武士的自述

                                                    ...

    • 法师―神的化身

      看一下以下报道,虎卫揭密之二:前所未有的强者! 热血时代的挑战前所未有,更多强大的邪魔蜂拥而至。每当一只队伍在赤月峡谷征战多日,伤痕累累,筋疲力尽的时候,对外援的企盼总是无比强烈。一般在这个时候,魔法师...

    • 武士的宿命

      我叫幻空 生活在至今3000多年的欧洲的大陆上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 父母都很爱我 我同时也深爱着他们 我在我们的村庄一个叫撒库拉地方过着无优无滤的生活什么都很随我的心愿 可是我最大的遗憾就是 我是一个天生...

    • 白日门之旅

      我终于18级了。盛大出了1。5版――热血。于是,我决定,到白日门旅游,体验一下新环境的感受。正当我陶醉于路边的风景时,身体一阵剧痛。天那!我的血都快见底了!飞啊!我点了回城卷,在我起飞的一刹那,我看到了,...

    • 我的传奇生涯(道士篇)

      上次写了一篇小贴子,还好骂人的不多,希望你们喜欢就说,不喜欢就不要骂了,哪里错了也可以说,大家都是中国人,不要什么事情都要问候人家家里的,对骂下去就成了泼妇骂街了。我玩传奇是在单位同事的鼓动下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