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奇归来私服文章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新开传奇私服 > 传奇归来私服 > 传奇归来私服文章 > 离去、我的生命是空白

    离去、我的生命是空白

    时间:2010年01月01日来源:不详 作者:未知 点击:

    我是一个战士,从十岁开始,我就开始进行各种有素的训练。我们的生存地“玛法大陆”是一个有着古老文明的国度,在这里同时也有着异族的存在,东面的半兽人族和西北的玛祖族都是我们的敌人。中间还有一个地方叫蛇谷,

    我是一个战士,从十岁开始,我就开始进行各种有素的训练。我们的生存地“玛法大陆”是一个有着古老文明的国度,在这里同时也有着异族的存在,东面的半兽人族和西北的玛祖族都是我们的敌人。中间还有一个地方叫蛇谷,顾名思义,这个地方就是毒蛇的天下。前辈们为了后人能得以生存而创建了比奇城堡,为了能更好地抵抗异族,比奇部落就要扩张领土和壮大实力。所以,我们和异族的战斗就从没有停止过。我的训练从十七岁就结束了,这期间,我认识了一个女友,她叫飞雪儿。当时我们并不知道什么叫爱,只是彼此间非常对对方有好感。分手的时候,我已经学会了基本剑术,正值半兽人族和我们开战,我也随军出发。这一去就是十年,凯旋归来,银甲铮铮,我不及欣赏故土如画的风景,找到了正在和一群草人在玩游戏的飞飞。多年不见,她也长大了,长衫衬着的修长身材展现了一个女性的柔美。我们并没有过多的交谈,只是默默地相看了好久,未了还是她说:“夜已深,该回家了吧?”哦,夜已深了,我却佳人独顾,无意旁观。脸、不知不觉的红了。幸好她没有发现,我应道:“是该回了,不过我想在离去前问你一个问题吗?这是我十年来一直想问的。”飞雪儿笑说:“可以啊,是什么事呀?”我说:“你有男朋友了吗?”一直盈盈的她这时忽然不笑了,眼睛定定的看着我。“糟了,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我想。这时,刚好一队从田野里劳作归来的姑娘从我们的身边走过,我们这时也在回城的路上,也就没有再多说话。但是我多想知道我自己的答案。快进城了,我也完全的失望。她也看出来了,可是边上有人,她不方便说、进城的时候,守门的卫兵赶紧告诉我说玛祖族人又侵犯了我们的沙巴克地区,皇帝要我们所有的战士务必尽快集合盟重省,去讨伐那些胆敢侵犯我们领土的异族。将军就在城头看着我,我只对飞雪儿说了一句:“我走了,我会很快回来的。”这时,战士的心中只有战斗的指令,寒雁劲飞,铁骑扬尘,飞雪儿也明白我没听到她刚刚对我说的话。讨伐之战异常艰难,玛祖族人有比半兽人聪明的头脑和强劲的体魄,还有自远古就流传下来的超自然能力。而我们得一切都只是靠着后天的训练才可以和他们抗衡。我军多次的冲进他们的总部:玛祖神庙。但是都无法进入第三层把他们一举歼灭。由于我的卓卓战功,在我22岁的时候,得到了战士的至高荣誉:绿披风。在比奇部落,绿披风就是强硬的象征,是每个战士从军那天起就梦寐以求的。在我还没有来得及从欣喜中恢复常态,又一个可以令我激动的消息传来:飞雪儿将来边疆。得到消息后,我就兼程蛇谷边缘,在那里的山中遇到了她。从她那里,我才知道,因为经年征战,我们的补给都是从后方供给,可是中间要经过蛇谷,危险重重,所以总部调来后勤,负责前线补给。她为了我,自愿支边。我和她没有一起回营,想一起去蛇谷探险。本来我不愿意,可是经不住她的哄弄,我才答应。但我要她一定要顾及好自身安全,我自己风里浪里都过来了,什么凶险也不放在心上,可是我怕她会有什么意外。“没事的,你放心好啦,我自己就是医生呢,你不记得你受伤的时候,我帮你还治过伤吗?”看着她慧黠的玉容,我也不好说什么了,不就是一个蛇谷么?又有什么好怕的。进入蛇谷后,她忽然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几年前我对你说的那句话,你知道了吗?”我好奇怪:“你还记着吗?可惜我没有知道答案。”飞雪儿说:“那天我对着风中的你呼喊,我才是我的唯一,可是你没有听见,今天我还是要重复这句话。”我高兴得一把抱住了她:“你不但是我的唯一,更是我全部的生命,没有对你的思念,我不知道如何还能在军中在人世中生活,所有的希望只是为了一种期待。”“我也是,所以不远万里,我也要来边疆。”她有些象是喃喃自语,深情而又执着。这一刻,我以为是到了天堂,灵音千重也无这般动听。在蛇谷半天,我们玩得很愉快,我有点累的时候,她会给我讲故事,杀蛇受伤了,有她为我医治。有一次很惊险,我正在杀蛇的时候,她无意中进了好几条蛇的包围圈。我奋力杀开一条血路,终于让危险从边缘走开。她倒是一点不怕,还说:“哥哥,你好厉害。”我可不敢自吹,只是憨憨地冲着她笑。下午,我们已经在蛇谷中央,休息的时候,忽然来了很多蛇,我和她的周围都各有很多。我想叫她全力自保,可是蛇的攻势太猛,我也无暇。看着她摇摇摆摆的身子,我知道她已经中毒了,心急如焚,可偏被那么多的蛇围住。好几次不顾一切的冲出都被拦回,还挂了好多的伤口。她大声对我说:“快,你自己快走呀”“不”我狂吼,我能么?我不能。随着她“啊”的一声尖叫,我送给她的项链、手佩等撒了一地,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她就这样离我远去。我傻了,我呆了。我已经感受不到蛇咬我的疼,什么疼都已不及对离别的伤哀。好久我才发现我的体力在急剧下降,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我的战甲已经被蛇咬透。无名的力量从体内升起,我要报仇,剑风锐利,含啸挟风。她的脸还是那么平静,隐约可见往日盈盈的微笑。天堂那么美吗?你的离开,我的生命就是空白。漫漫西风,孤骑独行,寂寞桥头,风景依旧,飞雪飘飘,那是你在风中伴我吗?我象一片飞云,穿过秋天的黄叶,来到你的身边,轻轻地…… 轻轻地…… 伴在你的身边 :::::::::::(以上故事为飞云穿落花所述,雪影飞虹代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Tags:离去 我的 生命 空白  
    责任编辑:admin
  •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者资料
    游客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高级会员 注册时间:2008-01-02 08:32 最后登录:2009-11-30 11:11
    推荐内容
    • 新月 随想--团结就是力量

      写文章的冲动是我再也受不了那些不知历史的人肆意歪曲新月服务器发生的事。我在之前17173上都有写《谁来续写――新月未完的志》看来写的还不是很透彻。在此声明:我以下写的文章将不偏袒任何一方,完全以自由人的身份...

    • 往事随风

      伤心的流划过子夜的星空,飘散在凋谢的玫瑰花蕊中.为什么相见和分手接着来,情正浓时你却冷漠的走开,寂静的夜带走欢笑悲哀,今夜见你已经旧情不在.轻轻的一句"好聚好散",将我的心烧成了灰,随风飘散在伊甸园的坟崖.也许是...

    • 我寂寞我传奇--献给你,我的朋友

      ☆――?~?f:你看不??我的?I水;因?槲以谒?中......这个故事可能有点沉闷且冗长。我烦琐的叙述它只是为了把故事记录下来。我把它献给我的朋友影还有silver,也可能他们永远都不会看到,但我要把这个过程停留下来,张...

    • 弑血的兄弟我们会回来的

      土城的天空有一个贬低所有乐趣的乐趣撒泪的战争和获胜的喜悦20岁就没有停息过的战斗我们唯一寄托、弑血和我们所有真心的会员们和兄弟在一起的时候武器不要离手要团结,不要作战做团结的家族 求不可能之事无意的战斗...

    • 她--我的回忆

      血红年代里,盟重森林的一个洞窟口.深夜,正是妖兽活动最猖獗的时候,这些来自黑暗深处的邪恶生物特别厌恶阳光....阳光,大陆有多久没有见到阳光了?终年不散的赤红云层,沉甸甸地压在头顶,是血被蒸发后凝结而成的吧,流了太...